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台湾轶闻
台湾轶闻

夕阳无限好,在黄昏的海边游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这迷人的沙滩上戏耍,晚风袭来令人消暑亚洲日韩欧美无大香码av
这是一处着名的游览休闲胜地,每逢星期假日,来此休闲的游人便像海浪般地汹涌而至。

精典也在这次赶上这股消暑的热潮,带着彩绮来此共游。俩人利用精典连续三天的假期相约来此。

精典是个年轻英俊的美男子,不过生性风流,乃好色之徒。虽然他好色爱女,但风流惆傥生性风趣又有高大俊俏的外在条件,正是时下年轻女孩的最爱。

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声,一个萝蔔一个坑,天下有这样的男人自然也有相附和的女人,否则即使这个男人是潘安在世,也没甚幺搞头。

彩绮是一朵美丽的小花。但她不是精典的老婆,也不是他的女朋友。

彩绮只不过是精典爱情过程中一朵小浪花,随时会随波逐流而消逝。因为,精典真正爱的人是芷娟小姐。

精典与芷娟两人已经订了婚,而且近期準备要结婚了。最近芷娟跟随旅行团出国,精典因为公事在身无法陪準夫人随行。芷娟在出国前夕对精典说,等她回来后就要开始着手俩人结婚的事宜。精典能得芷娟此佳人为妻,高兴自然不在话下。

不过等芷娟出国这段空档,因为他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彩绮。彩绮对他颇为心仪,两人在长聊后对彼此都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。次日晚上,两人再次相约,彩绮也大方的以身相许。

精典虽然风流,但他并没有刻意隐瞒彩绮关于他与芷娟俩人已经订婚的事。彩绮虽然颇感失望,好在她最后坦然接受这种无可奈何的事实。

彩绮个性活泼开朗自信满满,当她知道精典已为别的女人订走之后,反而对精典说:

「典哥,既然你已使君有妇,算我们今生无缘,不如趁嫂夫人不在,让我们好好快乐一下?」

精典当然知道彩绮言下之意,看她青春美丽主动投怀送抱,焉有不愿意的道理。于是精典对彩绮说:

「小美人,我们要怎幺快乐?」

「在你末婚妻回来之前,我是你的人,你要怎幺样就怎幺样,反正我已给过你啦!」

彩绮娇红着脸,替自己如此大方无束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。

「一言为定,嘻........」精典得意极了。

「一言为定。」彩绮也亳不做作,乾脆地说。

原来彩绮见自己喜欢的人无法长久在一起,所以希望能在自己年轻的岁月里留下一些美丽的记忆。

精典以为,不久即将娶芷娟为妻,以为恐怕不能随意拈花惹草了。

他见彩绮年经貌美,又如此主动大方,逐认为机不可失,愿意捨命陪美人啦!

芷娟出国期间,巧逢精典连着有三天的假期。于是精典带着彩绮来到这处迷人的海边渡假胜地。

当晚俩人投宿在离此处不远的一家高级观光旅馆,白天俩人结伴出游,晚上则回到投宿的旅馆内于效双飞,共渡良宵美景。

入夜后,精典和彩绮用过餐后双双回到旅馆内休息。

「典哥,今天玩得真快乐。」

彩绮心情极佳地躺在床上。

「等一下会让妳更快乐!」

「唉呀!真是不正经!讨厌死了。」

望着彩绮起伏不定的胸脯,精典内心充满狂野。

精典靠过去,真想一把将她捉住,好好地吻她。

不过彩绮拒绝,她说:「咱们先来个戏水鸳鸯如何?」

彩绮向精典媚着双眼。

「这是个好主意!」说着两人起身步入浴室内。

彩绮先把浴缸的水龙头打开,然后自行宽衣解带。

「咦!你怎幺不脱?」

「我要欣赏妳脱衣的样子,嘿!」

「唉呀!好讨厌,有什幺好看的?」

彩绮边说边脱,不久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了。

她的皮肤皙白,浑身上下非常有肉感,两个奶子饱满尖挺,看得精典心痒痒。

彩绮或蹲或仰做了几个诱人的姿态,然后浸到水缸里面泡水。

精典把水龙头关紧后,也将自己的衣服脱掉。他也光溜溜地泡在缸内,浴室内热气腾腾。

俩人相互戏耍,彼此帮对方擦洗接着俩人又用冷水沖洗一遍身体。然后精典和彩绮拥抱在一起,两个人热烈的吻着。

精典的阳具立刻有了反应,它顶到了她的肚皮上。

「唔.....唔.....嗯......」彩绮不经意的呻吟着。

不久,精典站起来,彩绮则跪在浴缸内。

「啧!啧!好大的宝贝。」彩绮用玉手抓着阳具讚叹着。

「喜欢吗?唔....妳的手妤巧......」

精典的阳具被她握在手里套弄,全身的血液奔腾,他倒吸了一口气。

「你的玩意好大;嗯.....我喜欢.......」

彩绮把脸靠过去,张开小巧的口,伸出丁香儿逕往阳具的龟头舔舐。精典感到那阳具麻麻的,有说不出的爽快。

正当精典被彩绮的香舌舔得浑身刺激不已的时候,突然彩绮将阳具吞到嘴内,并且一吸一吐的玩弄着阳具。

她的手握着阳具配合着嘴巴的吐纳上下套弄着。

「唔....好大.....好硬的......大玩意....嗯.......」

彩绮将阳具放出来后,仍不停的用手去把玩他的睪丸。

「啊....真要命,唔......」

此时她用玉指去搔他的鸟蛋,而且玩搔他的胯下,令精典奇痒无比。

他用手按住她的头,示意还要她的吹嘘。

彩绮再一次将阳具送到自己的嘴里吞吐。她娇红着脸,微侧着头,轻启双眼,淫媚的吸食着阳具。

阳具被她不停的吹嘘,变得又粗又大。

「唔......唔.....嗯....嗯....嗯.....」

「喜欢它吗?」

「唔....嗯......」彩绮娇喘连连。

彩绮又吹套了百来下说:「典哥!我.....我要它......唔......」

说着,彩绮把在嘴内的阳具吐出来,她的肉穴里已经流了许多淫水,早就想挨颳。

等两人都把身离擦乾后,彩绮已迫不及待的跑出浴室。她躺在床上,等待着精典来满足她。精典随她而后。

她躺在床上,头朝内,双脚朝床外。精典则站在地板上,两人面对着面。

他将她的双脚分开,精典立刻很清楚地看到她那淫水淋淋的小浪穴。

他先在她的双峰上尽情的抚摸一番。彩绮被他一摸,全身上下立刻